成年🍓兔子

想对一个人骄傲的说些俏皮话

信任是个消耗品

———————

分开是我主动提出的 住在一起不舒服 之前没想明白 后面想明白了 闪电般的赶在季度最尾提了出来 措手不及 对双方都是

但在这段关系之中 却从来没有想过要断 不论是对方翻到我忍无可忍的文字宣泄 还是我主动开口的分开 结束这段关系 都是我没想过但却能顺势接受的事情

因为我是真的累了 到现在 明白其实对与错 付出多少 真的不是最主要的原因 爱我的人自然偏着我 喜欢她的自然也偏着她 客观的立场 交朋友的方式 信任的定义 朋友的解读 相处的模式 生活的态度 我和她都不是最合 当然 人与人之间的相处 最难 有心 自然是要磨合的 然而 在长久以来的时间里 五年 我却失去了这份能自如给她的包容

无非就是生活吧 两年的同居 住在一起 人性就愈无处遁形 无论是她还是我 更需要互相理解支持尊重 同居之前无论我多少包容都绰绰有余 同居之后朝夕相处同吃同住 却发现 我无论多少包容 都无法糅合了 不信任的小沙子越滚越大 因为喜爱的喜爱 变成了不喜爱 所以不愿理解 进而讨厌

我不愿和她交谈 不愿去讨论我的这些想法的内心历程
她却是喜欢吐露的

人都是偏向自己的 是这样

谈话 不免情感上的交流 就仿佛给你打一支柔化剂
我知道的 只要谈好了 我就会心软 即使我这份不适是早早的 从同居之初就有的 我很讨厌这样 也做不多对她的绝对狠心 情感的表达上 也更没有过一句重话

然而 任何人是不一样的 即便讨厌这样的做法 不也有人是喜欢的吗 爱她的人 一定不会爱我

我不知道 难受的这个情感激发是从相处之初的包容到现在为止还是从这个季度开始的 小的东西越滚越大 还是只是说 她走到了一个额度 其实可以这样解读 本来不会变成沙堆的东西 在到达额度之后 眨眼间就变成了一座城堡 里面全是你让我讨厌的事

有人问我 会不会后悔 我很清楚 我不后悔
信任是消耗品 这种东西在每段关系都存在 我和她之间的关系 在我来说 不是单方面 但却是一面倾倒 我觉得我做的最错的一件事就是 我从未期待过什么 从她身上 任何
却觉得 这样温馨的给予 给她 是一件平常的事 我哪怕期待过一件事 可能就会后悔吧 毕竟 要是我期待了提出了她会为我这么做吗

人要的 想的 期待的 真的很复杂也不一样啊 她不期待的 我可以满足 她期待的 说出来 我却也能在不说的时候想到

啊 这就是我唯一期待的了吧 很可笑 但现在想明白了 起码 向我靠近吧 哪怕一点 因为 其实每当你拿你不吃的糖给我 给我咬一口你在吃的红糖锅盔 这些你看起来付出很多是在讨好其实都远不能填上你自私的一件小事 我们并不是金钱和利益的关系 不是吗 早在去年 我就失去了对你的体贴的期待 现在 只是要你的尊重 甚至都不需要你的体贴 不是吗 一切的一切 都不及你最后的表现来的叫人失望

就如你说的吧 友尽的关系 合租的合作关系 这并不是要拉住别人的理由啊

每个人都不一样 人和人的相处 哪怕是为对方着想 都要站在对方的角度上

我所做的 就是从这个季度开始 不会为了你的想法而影响自己了 不会再那么特别 那么好 即便是这样 你也没有什么损失吧 毕竟之前的种种都是额外的 而很多我已成为习惯的事 也并没有改变 你却把一切推向深渊 尴尬的氛围你只做的越来越差劲 然后 就是后面的一切 我知道的 你自己的方式 计算着的 利益的方式

我知道的我不会后悔 因为温馨的事 你对我做的 我一件都没有 无所谓怀念 有时候也很想知道 于你而言 你对我做过的温馨的事 究竟是什么 但是 无所谓了 始终是落到各说各话的境地了

其实我想过一次并就觉得要这样做的 是在走之前拥抱你一下 你一定很讨厌吧 做了那么多抹除我不是吗 明明留下了伤害你那么深的人 却从一开始就决定了我们的走向 并越过越深 我知道 他们都和你交流 和你纠缠 只有我 一句话不说 但却是最无关紧要 最可以不要的那一个

这么说的我 像是怨气十足吧 不像不在意的样子 会的 会有点 直接被消除了啊 果然 感情的事情闹得再凶也不及利益和面子的损伤 所以 一把把我解决掉了 结束了 最容易抛下的 就是这段付出不多的友谊 还好 还好 这种关系 从一开始就不平衡 现在说出事实 也早就是我可以正视的样子了

我不后悔 想要拥抱你 甚至温柔的对待你 说道别的话 同在一个圈子 事情过去久了 是不是也能如同我一开始想的那样 炽烈的友谊平淡化后相处的模式 可能不能了吧 到今天 我上面设想的一切也不能了 不是也不能见面了吗 如果再见面 我会按照自己的想的方式来对待 残酷利益的方式我真的很讨厌也不行 所以我说过吧 不要在我们之间画线 我会按自己的方式处理 不过 可能的话还是不要见面了 我知道的 就像我能够接受一切最坏的设想一样 这样的话也能接受 这样 最好 你我各自安好 或者不好 都不要知道 了解 讨论 咒骂 那样最好 过善良的人生吧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