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年🍓兔子

想对一个人骄傲的说些俏皮话

挖坟 0.3

杀手文
写作背景 超幼稚🀄️2⃣️毫无道理逻辑可言
众多粘贴文影响产物
嘛 虽然现在也大多疲于想逻辑和求真务实

哈
设定 杀手女x杀手男 我们需要拔枪相向顺便可以深情相拥

小学生的激情写作渴望飙车实际只是低污
再次声明
文笔辣眼睛

——— • ———
唇边漾出一抹讥讽的微笑,她便不再停留,穿过尸横四处一片狼藉的房间,直奔壁炉而去,用手枪试探了一下炉壁,她唇边的讥讽更盛,手枪对准炉壁,娴熟的连开数枪,残破的炉壁嘎吱一声,便缓缓打开了....

机关后是一间中欧式的古洋房,一名赤裸半身,黑发棕眼的墨西哥帅哥正在焦急的翻找着被堆在一堆衣物之间的Ak47,当然,她进来之时,那位帅哥的修长大手已经握住了枪柄,可惜在他还未来得及上膛并把枪放在她那自己仅仅焦急的瞥了一眼就想狠狠蹂躏的红唇之间,她那冰冷的枪口,就早已抵住了他那溢满汗水的额头。

帅哥识相的扔开枪,紧盯着她扣着扳机带着黑色皮手套的右手,将双手举得高高的,放在脑后。

“有话好说...”帅哥那一口不太流利的中文让她不悦。她轻哼一声,帅哥便不自觉的裤裆一凉,发觉到此,她红唇微勾,慵懒的魅惑尽数绽放,她的时间充裕,便陪他玩玩。

“五秒,我只给你五秒。如果你的话在五秒之内不能引起我的丝毫兴趣,我就将你狗嘴里的满口象牙打碎了喂你吞下去,以留纪念....”

帅哥这才从方才的失神中醒来,后背一湿,霎时汗如雨下。

“一...”

“别..别!”

“二...”

“我说,我说!”

“三...”

“你杀手做得再好也就是个要命的赔本生意!不如做我的女人!我给你钱!很多的钱!我还允许你养小白脸!给你正当的普通身份!你....”

“五...”

枪头冒着些许白眼,帅哥瞳孔紧缩,一脸的不可置信,身体僵直的倒了下去。

与此同时,一直处于舞台角落,都快被淡化了,全身赤裸的嗑药女开始了不可抑制的尖叫,但随即便犹如公鸡 被掐住嗓子一般戛然而止。

她收回左手,将改良版的笔枪别回腰间,不屑的翘起嘴角,目光再次回到头枕着无数红白秽物的帅哥尸体,再次补了几枪。

“带把了不起吗!我最看不起你这种酒囊饭袋的窝囊废!”

说完,小手在尸体裤袋中翻找一会儿,细眉一挑,刚觉奇怪,便听到了外面整齐有序的脚步声,顿时神色一凝,微咬唇角,便果断放弃。

身子灵巧一跃,就朝刚才的房间里扔出几枚液压弹,门一关,迅速查看房间,一下翻开床底,将地板木板快速撬开,露出一个一人大的大洞,是一个修葺好的地道。

她不再思考,身子在跳下的瞬间一下将床翻回,又扔出几枚液压弹,在爆炸的冲击力之下滚进了地道近十米远。

吃痛的挺起娇躯,来不及检查弹片碎石划过的割伤,她眉头紧皱,握紧枪柄就往前跑,半分钟没到,她便清晰的感受到了身后危险的步步紧追。

虽然内心十分庆幸追兵只有一个,但却不经怀疑自己运气那么好?几枚液压弹就瓦解了军方一支训练有素的队伍?

想着,她的速度慢了下来。奔跑加快了她的血液流失,在能够将身后之人解决之时,她不打算舍身成全别人。

停下斜靠在地道的墙壁上,她毫无血色的唇瓣微张,性感的饱满上下起伏着,她竭力控制着自己的呼吸。

这时,她突兀感觉到了他的存在,可惜,已经晚了...

清脆的上膛声在这个地道之中响起,一把新式的步枪透过她凌乱的青丝抵在她的太阳穴上。

前不久刚刚发生的事情再次重演,只不过如今立场变幻的极快,方才她还这样拿枪抵过一个帅哥,真是风水轮流转,这么快就有帅哥拿枪抵着她了,黑眸露出一点笑意,她还真是艳福不浅....

“扔枪,趴在墙上,不要说话!”男人操着一口流利地道的美式英语,嗓音雄厚,听起来似一个生猛的壮汉。

她的头被抵着,看不到男人的脸,却也不为所动。

男人好似很有耐心,只是抵住她太阳穴的手微微用力了些,让她沾染尘土的发丝掉落下来深深的遮住了双眸。

她粲然一笑,幽幽的轻启唇瓣。

“还记得我说过的吗?你或许是一名成功的演员,但你永远也无法成功演绎一名军人。”

男人不语。

“在这个世界上可以随意做到不让我发现而接近我的人可不多...”

她又是一笑。

“你可以躲开...”男人说话了,还是那般雄厚的嗓音,话语间有些冰冷。

她不再回答,而是无视枪口,转向男人。

标准的美式军装让她的眼神一颤。

“我第一次知道‘血色’还为美军服务。这个陷阱还圆满吗?或许说,这场游戏好玩吗?”

她伸手取下男人的防毒面具,露出一张俊美异常的混血面庞。

“你什么时候发现的...”这或许才是男人的真声,清脆、干净,像玻璃。

她几乎要笑出声来,拂开枪口,自然的攀上男人的肩,香唇在男人耳边喘息。

“捕猎之前,你在车里把这把枪交给我的时候,你忘了你说的吗?”

她把手上的枪放进男人左手的手心。

“你说‘知道你比起默默狩猎更喜欢让猎物们知道你的存在’,所以,这是你首次将没有消音的枪给我,而且是你说这附近毫无一丝人烟,等我捕猎完成,军方也不会注意到这边的....可是我用的是自己准备的消音枪,为什么军方还是来了?”

她的唇一一落在男人如削般完美无缺的侧脸上,似情人呢喃一般诱人,一样魅惑。

男人深邃的眸中闪过一丝波动,略薄的浅色唇瓣里掠过一声叹息。

“那位帅哥的中文真是让我大开眼界,他不是欧洲黑手党龙头的私生子吗?他母亲是意大利人吧。奇怪,意大利人和墨西哥人长得有很像吗?”

她喃喃道,语气悠然又仿佛是在娇嗔。

透过她的发间,男人撇到了一团深沉的乌色,扯开水蛇般缠绕自己的人儿


完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