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年🍓兔子

想对一个人骄傲的说些俏皮话

【台湾鸡柳】伪现实向*(1)🥛🐤

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喜欢了这一对,前天,第一次写cp,所以很烂。
耿直的讲不会取名字,而且超级短小。
*伪现实向*
可能*ooc*
时间,或者一些事实类问题请忽略,随便写的。
我的情况一般写不了长的,那估计就是*BE*了。

如果不喜欢宇直设定麻烦和我说我就设自己看了,大半夜睡不着打的,所以夜更。



赖冠霖是个直男,宇直的那种。


嘻哈范,绅士风,对朋友铁,对粉丝好,长大了会撩妹,也默默交过几个女朋友,虽然圈内圈外的都有,但胜在洁身自好,出格的事从没干过,人品好,努力上进,那是真的。


赖冠霖是个爱豆,所以尽管他是个铁宇直,他还是免不了有一大堆cp,以及在必要时,为粉丝进行各种营业。各家爱豆对营业的态度各有不同,对赖冠霖来说,不是真cp但也都是真兄弟,亲亲搂搂抱抱也就当闹着玩似的,从wanna one 一直到现在...啊,对了,从节目中脱颖而出,到作为wanna one的一员出道,再到wanna one 合约到期解散以后,所有哥哥们都只能各自回到自己的公司里准备再出道,他也不例外。


所有人都知道,方块里有一个叫小鸡仔的练习生,小鸡仔练习生在当时十七岁,小鸡仔练习生在等一个十八岁的少年衣锦还乡,小鸡仔等了足足一年半,小鸡仔在等这个少年一起出道,小鸡仔的名字叫做柳善皓,当年比赛的第十七名,他等待的少年就是赖冠霖,当年比赛的第七名,十一个席位,六个名次的差距,让两个好朋友向不同的方向走了好久好远,而这种远,赖冠霖后来想,可能是心上的。


所有人都认定wanna one的十一个成员是不愿意回去自己公司的,已经出道获得的巨大成功,对比重新独身回去,从头开始,人气的分散,命运的不可抗力,从高处跌下来,一切的未知性,虽然赖冠霖在当时不过才18岁,但他却是最早做好心理准备的人,他一定是要回去的,毕竟那里有他最崇拜的禹硕哥,还有柳善皓。


赖冠霖是宇直,一直都是,但他还是有点想念柳善皓叫他的名字了,用中文,蹩脚的,赖赖的,叫他一声赖冠霖,即便他和哥哥们在一起活动的时间里非常开心,开心到大多数时候,他都是会记不起来这种想念的。


在wanna one活动的期间,他很忙,虽然倒也没和柳善皓断了联系,但同在首尔,一年半里却从未见过面,只是偶尔在手机上聊上两句,偶尔从娱乐版看到他积极参与节目的消息,偶尔听公司的代表来找他谈话时会提到他的近况,但也不多,赖冠霖认为,两人到底,是生疏了很多。


整整一年半,是当初那八个月的两倍还多近三个月。


他花了八个月和柳善皓建立起的友谊,好像已经被一条清晰的大河给隔断了,就连采访,都少有人问起这段节目初期被炒的火热的小鸡仔友谊了。


所以尽管从wanna one 彻底结束后稍微有点迷茫,但新闻里时隔一年半重新被摆在一起的名字,还是让他有兴奋和重回正轨的感觉,wanna one可能是他梦想的第一步,但却不是他梦想的起点,起码从一开始,他就是打算在方块生根发芽,或许,一年两年三年,和柳善皓一起出道,这就是他的想法,无论如何,弦给掰正了,他也该走自己的路。


后来和柳善皓时隔那么久的第一次见面,两个人拥抱寒暄互相打闹,很快进入到以前的状态。在实力方面,两个人都成长不少,公司也决定了,要两个人以duo的双人组方式出道,在经历了不长不短半年的准备期后,十九岁的赖冠霖和十八岁的柳善皓出道了,以不俗的出道成绩斩获了当年的六个新人赏,直到现在出道六年,期间在国内外都获得了巨大的反响,特别是在亚洲地区积累了火爆的人气,不仅在各个著名的演唱会场馆都进行了专属演唱会,以他们组合冠名的世界巡演也已经进行到了第四期。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赖冠霖都觉得一切走上了正轨,不仅是事业,还有他和柳善皓作为朋友,好友,至亲的关系也都毫无磕碰,一路顺风顺水的,成为了他期待的样子,台湾鸡柳的cp饭很稳定温和,就像他和柳善皓的关系一样,他私人的感情问题也都规规矩矩,安安静静的开始,好聚好散的结束,到了25岁,赖冠霖觉得,他活成了他想要的样子。


直到最近,赖冠霖不明白...命运,和他开了玩笑。


什么改变都会有契机。


事情源于柳善皓母亲的一次拜访,当时巡演已经结束,双人组的活动进入休整期,在事业获得巨大成功的两人虽然关系很好,但还是各自搬了新居,早就结束了练习生似的合宿生活,巡演一结束,赖冠霖就飞回了台北宣布进入闭关休整,并准备创作下次回归专辑里所需要的新歌,所以算起来,和柳善皓也有一个多月没有见面了,期间也就间接通过公司代表联系过一次,还是为了一些需要收尾的工作。


赖冠霖和柳善皓的母亲在练习生时期见过很多次,作为双人组出道以后也见过,拜访过几回,不说熟稔也还算亲近,平时过节问好送礼也没有含糊,但突然这样飞到台北单独联系他,还是让他有些惊讶,甚至以为是柳善皓出了什么天大的事需要找他商量。


柳善皓长得很像他母亲,但性格却不像,在赖冠霖的印象里,柳善皓的母亲总是一副淡然处事不惊的样子,是个有深度的人,但柳善皓就要活泼的多,所以起初,他只把这次突然见面当作一次旅游性质的问好,但事实却并不是这样的。


柳善皓的母亲说,她是瞒着柳善皓来的,她本想提前和赖冠霖说一声,但想着反正也需要见面,也怕她来见赖冠霖的事让柳善皓知道了,就一声不吭的跑来拜访他了。


虽然惊讶,但至少赖冠霖确定了,柳善皓是像他母亲的。


她总共也就说了一件事,但要是让赖冠霖来选择的话,他应该会选择用一切方法来避免自己知道这件事。


柳善皓喜欢一个人。


赖冠霖是个直男,铁宇直,25岁,现役一线爱豆,目前单身,最近,他被告知他认识八年共事六年的人生挚友和工作伙伴喜欢他,喜欢了他七年。而他,花了七年,才在第七年还有两个月就快要结束的时候,被那个人的母亲亲口,告知这个事实。


柳善皓喜欢赖冠霖。


柳善皓,花了七年,喜欢赖冠霖。


七年,是当初那一年半的四倍还多近七个月。


赖冠霖明白,有些东西变了,相关的人和事就要做出选择,而这些选择,是不可避免的。



兴趣是不断改文,很小的地方但可能长期在改,虽然也不会被发现。


评论(4)

热度(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