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年🍓兔子

想对一个人骄傲的说些俏皮话

走到那个地步才好呢?凌晨三点的时候想着又熬夜了,那么就不能睡了,睡了早上肯定又会迟到。因为知道这样的后果,所以打算一直醒着,但却又太累了了,该睡觉的时候睁着眼,不能睡觉了又累得不行。又迟到了,闹钟一直也没有作用,这次是mandatory的attendance,所有人都做完了我才到,到了老师就下课了,因为来不及吃早餐又小心的害怕猝死所以叼了一根棒棒糖,紫色的。之前是什么呢?24%,接下来就是probation了,注定了吧。以前一直以为是触底反弹的,但现在看来却是没有底线了。1684刀,连房费都没算全拿来吃东西了,长了十斤也算是认证了。中午早上吃了饭,悠哉的花了三十刀,来回学校两趟背了电脑。之前在学校还很积极呢,但是真的好累啊,身体是这样的,精神也是。光吃饭又花了两个小时,然后又继续坐着。我现在想做的事,好像就只有活在自己的bgm里了。本来就不愿意和父母联系的,这几个学期的情况就更不想了,怎么说呢?挂科挂的太惨了,钱花的太多了,很想很想回国却还是熬着,是没办法说的。大家都觉得很惨的话,先知道的一方,就没办法说了呀。大家都在挣扎着,互相都是没办法帮忙的领域了。到了二十岁,中间三年的时间,什么也没做,只是在痛苦和伤害了。没有什么可以说是会的东西,学习也做不好,身体也不能照顾好,自律也做不到,不是完了而是很可怜了。在不好的情况下堕落也该有个限度吧,不是说过可以做到起码要毕业的吗?画了画,连小孩子都不如,觉得这样就算是在干些什么了,悠哉的,明明连proposal都没做好,没办法做剩下的事。不管是继续呆在这还是回国,都不行啊。不管是谁,都不想交流,真的好想消失掉啊。当然不是想结束生命什么的,但就是想要消失,虽然本身也没有人看着我,但是这种想消失的想法,是目前我觉得最舒服的,轻松的消失掉。明明是不可能解脱的。能够呆在自己的臆想里就好了,现在真的没什么想法想众生皆苦什么的了。没什么大意志,就是消失就好了。其实,我倒是没有变化呢,从来也是这样的,只不过以前都太短了,换一个环境就好了,现在好像太长了,情况真是不允许啊。可以的话,能去看一下精神病人就好了,可以的话想去旅行,可以的话,不管是哪里,最起码不要是这里和家里,随便哪都好,哎。二十岁什么都不会文笔也只能是这样,英文没学好,中文也不行了还真是。就是无知,肤浅,自卑。还真是卑鄙。

评论

热度(1)